科技盒子�@来自广州的他,24小时工作在抗疫一线

科技盒子�@来自广州的他,24小时工作在抗疫一线

在汉口医院,有一个冰箱大小的机器人,每天根据医护人员的指令,绕过隔离病区通道里的行人和堆放的杂物,自动走到病人的床前,为他们送去餐食和药品。

这个不知疲倦、不怕病毒的机器人名叫“小逸”,是众多驰援武汉队伍中的一员,它还有许多兄弟姐妹,而这些全国首批在隔离病房应用的配送机器人都是“广州智造”。

目前,这些机器人已经在广州、武汉、河南、江西医院“上岗”。在隔离病区,它们已然成为一道别样风景。

先锋队种子选手“小逸”

在武汉宣布封城的第十天,一队“广州智造”的医用机器人通过中国邮政连夜被运往汉口医院、中南医院和雷神山医院。与它们同行的,还有来自广州的医用机器人工程师。

经过12小时的长途跋涉,2月2日,小逸走进了汉口医院,它是本次“战役”任务汉口医院的主执行机器人,是先锋队种子选手。

配送机器人“小逸”

小逸的工程师王力是一名90后,负责在汉口医院对它进行调试。在春节放假期间,王力在韶关老家被公司紧急召回广州。他说:“我在火车上接到同事的电话,了解到我们要把机器人直接送到武汉来,需要工程师跟随,我就跟来了,当时是瞒着爸妈的。”

调试机器人需要工程师亲自到现场,虽然小逸不害怕病毒,但王力第一次到医院的隔离病区时心里有些忐忑,穿防护服就花了二三十分钟,想把自己包裹得严实一些。进入病区以后,由于他戴着眼镜,隔着护目镜看同样被包裹着的电脑屏幕时,只觉得程序代码特别模糊,凑得很近才能看清。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也让他感到闷热难受,“平时在外面两三分钟能做好的事情,进到里面行动特别缓慢,整个人都很迟钝”。

看到新来的王力,医护人员不断给他加油鼓劲,尽量缓解他的紧张。在大家的帮助下,王力逐渐调整了自己的心态,适应了感染病房里的环境。在三天之内,他和同事就调试好了小逸。

“我们每次进去都会消耗医护人员的防护服,我们尽量争取用最少的次数,把机器调好交给他们。”王力说。

机器人工程师对医护人员进行机器人使用培训

在汉口医院,小逸的任务是在医院隔离病区的通道上为各个病房送去药物。比如从药房将药品送到护士站,只需将药品放入机器人的“肚子”,告诉小逸去哪里即可。以往,医护人员给患者送药送饭需要来回走200米的距离,现在全由机器人代步,医护人员的双腿得到了“解放”。

由于汉口医院隔离病区通道比较狭窄,一开始还有不少患者家属,从技术上对机器人的行走造成了一定的挑战。后来,王力将小逸的移动速度降为0.7~0.8米/秒。他说,如果走得太快,怕给在通道上的人带来不便。“不过,汉口医院隔离病区通道最长就100米,即使需要小逸将物品送到最远的地方,三分钟之内也都能送到。”

隔离病区的病人第一次见到小逸时,都感到特别新奇,他们时不时要过来围观,并且互相猜测,小逸到底是消毒机还是扫地机?有的人会故意把手伸到小逸的面前或挡住小逸的去路,试探它的反应能力。每当这时候,小逸总会语重心长地说,“请让一让”,然后自己转个弯绕过去,逗得周围的病人乐呵呵地笑起来。

令王力印象最深的,是一位70多岁的老爷爷。在他刚进隔离病区调试小逸的时候,这位走路都有点不稳的老爷爷却一声不响地跟在他们的身后,想来看看这个机器人到底是干嘛用的。跟了一段时间后,老爷爷用武汉话问起王力,王力大致听懂了一些,回答说小逸可以配送物品。

听到这句话,老人竖起了一个大拇指,就像小朋友发现新玩具一样开心。王力说:“患者觉得机器人是高科技,感觉我们国家的科技发展得很快,没想到能在病区看到这么先进的东西。”

不仅仅是病人,医护人员第一次看到小逸时,也忙着讨论这个小家伙能够帮忙配送什么物品,并且对这个初来乍到的机器人不自觉地喜欢起来。哪怕机器人不能帮他们做很多事情,但有个会说话的机器人每天跑来跑去,就觉得很有趣。

据悉,配送机器人的外壳材质是用抗腐蚀的医疗材料制成,内部也部署了自动消毒净化的功能,病毒无法侵袭。每次从病房里出来,医护人员用酒精喷洒或消毒巾擦拭机器人外壳,十几秒就可以完成消毒。按实际运行效果测算,每台机器人可替代三名配送员的工作量。

接下来几天,王力将继续到武汉其他医院调试机器人。与初次进病房相比,他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。

如今他最大的愿望是在武汉吃一碗正宗的热干面然后回家,这是他第一次到武汉,整天住在宾馆只能吃上简单的快餐和泡面。他还想去理个发,头发已经特别长得特别长了。

“平平” “安安”就是福

1月29日,配送机器人“平平”和“安安”正式在广东省人民医院(以下简称“省医”)感染内科上岗,这也是国内首次将智能配送机器人用于抗击疫情。

“平平”生于2019年,是理智型实用主义者,迄今有过多项医院配送任务执行经验,是本次“战役”任务省医支线的主执行机器人。与“平平”一起执行任务的,还有生于2020年的“安安”,它是呆萌暖心的感性主义者。

配送机器人“平平”

负责调控“兄弟俩”的是95后机器人工程师袁俊超。大年初三时,原本还在老家广州花都区休假的他突然接到公司电话,问他是否愿意去前线支援。袁俊超挂断电话后就开始收拾行李,和爸妈也只简单地告别,以为一两天后就能回家,没想到至今还未回。

袁俊超接到的任务是到省医感染内科对“平平”和“安安”进行现场调试。据悉, “平平”和“安安”可自主识别读取地图和工作环境,自主规划路径,实现点对点物资配送。

根据计划,“兄弟俩”被布置了不同的任务。“安安”被安排配送药品、餐食等洁净物,“平平”负责进入病房回收患者的生活垃圾。

首次被唤醒后,“平平”和“安安”记录了本次作业区域的详细地形,包括每一个通道和每一个病房,并把数据传回调度中心,然后执行调度中心下达的指令。

不过,首次任务的执行遇到了一点阻碍。病房里的患者第一次使用时对机器人表现出极大的好奇心,总要观察好久才让“平平”运送污物出房间,这种好奇心平均在第三次进入病房的时候才逐渐消散。

推着机器人进入省医的袁俊超

在感染区调试机器人时,袁俊超看到一个带着口罩的5岁小女孩经常趴在窗边,“安安”走到哪儿,她的眼睛就看向哪儿,眼神里充满了好奇。

这个小女孩和母亲都感染了肺炎,住在医院的病房里。虽然小女孩身体很虚弱,但每当她听到“安安”行走的声音,都努力走到窗边,向“安安”挥手。这个本该无忧无虑玩耍的小女孩,现在唯一的玩伴可能就是“安安”了。

向“安安”招手的小女孩

对于医护人员来说,刚开始对“平平”和“安安”都抱着观望的态度,不确定它们到底能做哪些事。随着它们逐渐熟练地配送物品,医护人员把它们当成了自己的同事,每天给它们分配一些任务。

袁俊超介绍,机器人基本整天都在工作,如果没有任务的话,它们会自己到充电桩充电,其他时间会在待机的地方等待指令。

迄今为止,“平平”和“安安”已经执行任务半个多月,它们的兄弟姐妹也被陆续送往武汉等多个城市。

陪着医护人员的机器人

除了充当医护人员的小助手,配送机器人还给予了他们24小时的陪伴。尤其是夜深时,病人都休息了,只剩下值班的医护人员一直守在病房门口。虽然机器人能说的话只有那么几句,但却让医护人员不再感到孤单。

来源:OfYouth

出品:腾讯・大粤网

admin

评论已关闭。